top of page

兩地器官移植常規化,受惠的是誰?

兩地器官移植常規化,受惠的是誰?

林哲玄

2022年12月26日 橙新聞 - 議事堂


四個月大女嬰芷希由於擴張性心肌病變引致急性心臟衰竭,一度危在旦夕。 今年11月女嬰家長曾公開請求心臟捐贈,卻一直苦無音信,直至12月17日獲得內地一名在意外中頭部重創,腦幹死亡的幼童捐贈心臟。芷希移植心臟之後,生命由倒數變成起步,面前光芒萬丈!在此,我對在痛失孩子時願意捐獻器官幫助別人的內地家長,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感謝!


芷希的故事令人鼓舞,但是正在焦急等候器官捐贈來延續生命的朋友不在少數。香港擁有高超的器官移植技術,成功率十分高。我們器官移植最大的挑戰莫過於器官捐贈嚴重缺乏。在2015至2019年間,腎、肝和心臟移植的輪候時間均呈上升趨勢,平均等候期分別為54、43.8和26個月。同期, 150名病人在等候肝、心或肺移植期間病逝。儘管衞生署多年來努力推動器官捐贈,但可惜香港仍然是全球遺體器官捐贈率最低的地方之一。在2019年,每百萬人中有3.9名器官捐贈者,遠遜於多個已發展經濟體(1)。


大力推廣器官捐贈、鼓勵市民在捐贈名冊登記固然是必要之舉,但廣開器官無償捐獻來源也是必須考慮的出路。此次心臟無償捐贈正好開啟了先例,提供本港與內地進一步在器官捐獻、配對與移植合作的契機。


有報道指,一些人士和機構擔心接受來自內地的器官會嚴重影響外界對香港器官移植的聲譽,更指有國際組織曾發表聲明呼籲會員,不應使用來自中國的器官以進行移植手術(2)。


世界上固然有對中國存有偏見的國家、組織和人,但是偏見不等於事實。事實是,中國的器官捐獻、配對、移植以至術後跟進和全程監督都由專責機構負責。《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CODAC)(3)就顯示至今有超過570萬人自願登記器官捐獻,4.3萬人實現器官捐獻,捐獻器官數目超過13萬。中國在2018年時總器官移植手術佔全球第二位。


國家的器官移植發展略述如下:

2007年:國務院發布《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以立法規管器官移植(4)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頒布刑法修訂,訂立器官販賣罪

2010年:衞生部(衞健委的前身)與中國紅十字會推動自願器官捐獻先導計劃,並推出有關器官捐獻、採摘手術規範、配對、臨床服務規範和監督等機制,並於同年成立《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

2011年:成立《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COTRS),2013年起嚴格要求將潛在捐獻者、捐獻者及其捐獻器官的臨床數據和合法性文件上傳至系統(5)

2013年:《杭州決議》(6):推動和完善器官捐獻和移植體系;決議要求,全體器官移植醫務工作者嚴格遵守《人體器官移植條例》框架下頒布的政策和措施;要求所有的器官移植醫院必須確保符合醫學倫理的器官來源、遵循公民逝世後自願器官捐獻的標準流程

2013年:《人體捐獻器官獲取與分配管理規定(試行)》實施,對器官獲取與分配進行規範管理(7)

同年成立《人體器官獲取組織》(OPO):指依托符合條件的醫療機構,由合資格醫護人員和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等組成的從事公民逝世後人體器官獲取、修復、維護、保存和轉運的醫學專門組織或機構)(6)

2015年1月:中國全面禁止以處決死囚器官用作移植用途(8)

2019年3月:《人體捐獻器官獲取與分配管理規定》實施,規管捐獻器官的獲取、質量管理與控制要求、捐獻器官的分配、監督管理

2006年以來,多國屢次派員到中國考察器官移植進展,我國亦多次出席國際性的器官移植會議以及世界衛生組織的相關會議,發表報告,獲得讚許和認同。

2019年12月第四屆中國-國際器官捐獻大會暨「一帶一路」器官捐獻國際合作發展論壇於雲南昆明舉辦。來自世界衞生組織、國際移植協會和62個國家移植協會的代表共1000餘人參加會議,就器官捐獻與移植政策法規、組織建設、宣傳動員、器官分配、移植技術等問題開展廣泛交流、深入探討,加強國際合作。會上成立了「一帶一路」國家器官捐獻與移植發展合作聯盟,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間器官捐獻與移植務實合作,共同發表《「一帶一路」器官捐獻與移植國際合作發展昆明共識》(10)。


凡此種種,足見中國在器官移植上,經過十多年的規範發展,已經擁有可信和成熟的制度。


其實,人體組織輸出以作移植用途早有慣例。美國和斯里蘭卡都是輸出眼角膜的國家(9)。況且,香港就是祖國的一部分,一個國家不同地區在器官捐贈上互助,根本就是正常不過。


立法會議員、醫生以及各界人士近日致函政府,促請盡快開展與內地器官移植合作的法律框架討論,積極推進有關器官捐贈、配對、運送、認證的技術探討和相關程序。兩地器官移植合作常規化,造福的是廣大市民。


參考資料:

(2) 港府首准內地器官送港移植 4個月大女嬰順利完成換心手術|即時新聞|港澳|on.cc東網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林哲玄|香港的醫療困境:四大解決方向

文:林哲玄 解決市民的醫療困難要多管齊下,盡量善用香港所有醫生服務市民是要點之一,包括提供公共醫療服務。政府要有系統、合理地推進公私營醫療協作,向願意提供公共醫療服務的醫生採購合適的服務,彌補公立醫院容量的不足。作為起步,採購價格應以公立醫院成本作為釐定基礎。 長遠而言,公立醫院以及私人醫療體系也可以是政府採購公共醫療服務的對象。醫管局有個謬誤,指公私營協作要是成功,醫生都要離開了。其實,私家醫生

林哲玄|香港的醫療困境:公私營合作欠彈性

文:林哲玄 輪候公立醫院排期,小病等到危疾,看私家專科醫生又貴,將來,我們都到內地看病嗎?還有其他的辦法嗎?首先合理推動公私營協作策略性採購,香港肩負承擔港人醫療服務的主體責任,不應該卸責周邊城市。個別病種或個案與周邊城市合作當然可以,合作應是雙向的,互惠互利的;其次善用本地資源充分開發人手,如今私人醫生比以往有更多空間和容量提供公共醫療服務,即是透過公私協作,策略性採購提供。 可惜,公私營協作也

林哲玄|開放中醫師權責 須有清晰路線圖

文:林哲玄 政府2023年12月8日向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提交「修訂《輔助醫療業條例》(第359章)立法建議的最新進展」(立法會CB(4)1053/2023(01)號文件),建議容許註冊放射技師和註冊醫務化驗師接受中醫師轉介病人進行診斷造影和醫學化驗,並將在中醫醫院先行先試,繼後按部就班逐步向中醫師開放。 相信局方也必同意診斷造影和醫學化驗須基於幾個原則: 一、以病人為本:以病人的健康利益優先,保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