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林哲玄|香港的醫療困境:公私營合作欠彈性

文:林哲玄


輪候公立醫院排期,小病等到危疾,看私家專科醫生又貴,將來,我們都到內地看病嗎?還有其他的辦法嗎?首先合理推動公私營協作策略性採購,香港肩負承擔港人醫療服務的主體責任,不應該卸責周邊城市。個別病種或個案與周邊城市合作當然可以,合作應是雙向的,互惠互利的;其次善用本地資源充分開發人手,如今私人醫生比以往有更多空間和容量提供公共醫療服務,即是透過公私協作,策略性採購提供。 可惜,公私營協作也好,策略性採購也好,從高血壓普通科門診—公私營協作(GOPC-PPP)到今天的慢性疾病共同治理計劃(CDCC),同樣讓人失望。


問題不少且有跡可循


香港10%的人口患有高血壓,如果一半到公營醫療體系就診的話就有好幾十萬人。參加GOPC-PPP高血壓計劃的病人數目2021年為39,700,政府聲稱計劃成功。慢性疾病共同治理計劃登記市民17,000人,佔全港人口的0.2%,政府也聲稱反映踴躍,同樣是自欺欺人。CDCC醞釀之時,我鼎力支持為計劃站台,設計階段我多次與基層醫療專員商討,督促計劃可行、合理。 可惜,事與願違,如今的計劃我無法向同業推薦。


舉例說,張醫生與陳先生有30年醫病關係,互信基礎穩固。醫生日常診症連3日的藥收350元,陳先生深知大病、貴藥要另收藥費80至200元不等,也樂於付出,一直以來相安無事。今天陳先生參加了CDCC,張醫生成為他的登記家庭醫生。慢性疾病之外,當然也可以看偶發性疾病,但是按計劃規則醫生不可以因為貴藥多收藥費。診金港幣316元,咳藥水的價就數十元,醫生不願免費,病人願意付費,計劃卻不容許醫生收費。結果,好好的醫患關係變得酸酸的。其他的例子我就不一一列舉了。


350元診金連3日藥在相同發達程度的經濟體都不為貴,在美國也是350,不過是美元。設計收費規則的人可能一天私家醫生都未做過,不明白大家面對的難處,卻又不聽大家的意見,只聽漂亮話,閉門造車。我提出質疑,得到的答案是:「不用擔心,醫生都懂的,開4天藥就可以收錢。」


其實話不是這樣說的,醫生為了多收藥費硬要多開一天的藥,這算什麼醫德?又有說太彈性的話醫生會濫收,對不起,醫生不是賊,請不要當醫生都是賊。我聽過局方同事說,看個專科醫生連抽血化驗,一起10,000元,但那是高官的名醫友人,退休教授,而我們絕大部分是普羅大眾服務街坊的醫生,不敢僭越。總不能因為香港醫生收費比深圳貴,就指香港醫生濫收費,要比較,就應該比較醫管局成本再加租金。公開醫管局成本,讓市民心裏有底,政府計算策略性採購價格也應該以醫管局成本作為基礎。私家醫生都要交租出糧,還有藥物過期棄置等成本。 如果我們的政策是貴就向內地購買,那麼按此種邏輯推論,醫管局應先結束,或許只剩下急症,因為醫管局成本比內地高,相信這不是大家想見到的。


作者為醫療衞生界立法會議員、香港護理專科學院顧問



新聞來源: 橙新聞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林哲玄|香港的醫療困境:四大解決方向

文:林哲玄 解決市民的醫療困難要多管齊下,盡量善用香港所有醫生服務市民是要點之一,包括提供公共醫療服務。政府要有系統、合理地推進公私營醫療協作,向願意提供公共醫療服務的醫生採購合適的服務,彌補公立醫院容量的不足。作為起步,採購價格應以公立醫院成本作為釐定基礎。 長遠而言,公立醫院以及私人醫療體系也可以是政府採購公共醫療服務的對象。醫管局有個謬誤,指公私營協作要是成功,醫生都要離開了。其實,私家醫生

林哲玄|開放中醫師權責 須有清晰路線圖

文:林哲玄 政府2023年12月8日向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提交「修訂《輔助醫療業條例》(第359章)立法建議的最新進展」(立法會CB(4)1053/2023(01)號文件),建議容許註冊放射技師和註冊醫務化驗師接受中醫師轉介病人進行診斷造影和醫學化驗,並將在中醫醫院先行先試,繼後按部就班逐步向中醫師開放。 相信局方也必同意診斷造影和醫學化驗須基於幾個原則: 一、以病人為本:以病人的健康利益優先,保

林哲玄|解決香港醫療難題 應多專業合作人盡其才

文:林哲玄 10月25日行政長官李家超發表的2023年《施政報告》裏醫療衞生篇幅的著墨不小,其中最為觸目的要數建立「第一層審批」藥物註冊機構以及香港居民內地就醫的安排。我談談後者。 香港居民內地就醫 港人在內地就醫和港人到內地就醫的是兩個概念。前者為常住內地的港人提供更方便的就醫選擇,後者為居港的港人提供更快速的服務選擇。任何方案都牽涉資源過河,要過河的有: 錢、數據、藥物、人。先講錢。 長者醫療

Komentara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