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立法會會議:"積極推動中醫發展,紓緩醫療系統壓力"議案—林哲玄發言片段 (2023年06月14日)

醫術分為中醫、西醫、脊醫,內地還有藏醫、回醫;世界之大、醫術之多,如星羅棋布;醫術分門派,但病人還是病人。當中醫師勸誡病人不要看西醫、又或西醫警告病人別同時用中藥時,病人無所適從之外,往往瞞著一頭看兩邊。這是要病人承擔了中西醫互不理解、缺乏合作的後果,是制度上的 不負責任。


科學在醫學之應用無疑令西方醫學自19世紀在世界上佔領先地位,這在幾千年世界醫學史不過一瞬間,以一瞬間西醫之超越而摒棄所有其他醫學、漠視數千年來長途競賽不同階段的各有領先以及各自在本身地域的巨大貢獻,既不符合歷史觀也不科學,是以偏概全,是傲慢、是偏見。


中西醫協同發展以及融合治療應以科學、以循證醫學為基礎。糖尿、高血壓等常見慢病、癌病復發率等都有清楚、客觀的指標,都是臨床科研的理想病種。有種觀念說中醫開方按病人的體質,因此用不了科研。其實按個別病人的遺傳因子作精準治療也是西醫的大勢所趨,同樣以科研作為發展基礎。中醫將人分成9種體質,分門別類作科研我看不到為什麼不能。

足夠的科學數據是制定權責相稱的臨床指引的基礎。臨床指引或科研數據是今天我們賴以治療和轉介病人的基礎。臨床指引對中西醫協作、融合治療起關鍵作用。


香港是中西文化匯集之地,西醫發展成熟、中醫基礎深厚,我們醫療制度穩固,健康指標領先全球,我們的醫護人員質素之高廣為世界各地認可,也是西方多國搶人才的目標,我們的科研獲得國際信任,論文發表與世界接軌,我們的中藥品質認證得到國際信任。政府的中醫發展重點項目包括將與中醫藥業界共同制定的中醫藥發展藍圖、興建中的中醫醫院以及中藥檢測中心。凡此種種都為香港鋪墊了中西醫接軌、中西醫協同發展的基礎,也給予香港將中西醫融合治療推向世界的使命。


【2023年6月14日醫療衛生界立法會議員林哲玄就陳永光醫師所提出的《積極推動中醫發展,紓緩醫療系統壓力》的發言】



댓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