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精神健康從何談起?

精神健康從何談起?

林哲玄

2023年2月9日 橙新聞 - 議事堂


三年的疫情沉重打擊了市民,心上的烙印也許不易褪色,甚至留下了一生的遺憾。復常不只是生活的復常、經濟的復甦,更是精神健康的復原。


(一)從市民角度出發

當自己或身邊的親友情緒頻臨崩潰時,到哪裏可以找到援助?是精神科醫生還是社工?是家庭醫生還是學校的老師?是心理學家還是輔導人員?市民也許不一定有頭緒;欲求助而無助正是市民的困境。


家庭醫生是市民的健康總經理,求助於家庭醫生準沒錯。家庭醫生之外,學校很自然也是個求助路徑,但現在學校的到的社工、輔導人員的支援不足,更遑論心理學家了。


政府新近推出的「陪我講」(https://www.shallwetalk.hk/zh/)是個不錯的入門網站,市民在上面可以找到有用的精神健康資訊,更重要是通過連結或熱線求助。不過,懂得使用網站的市民多嗎?通過網站求助的人士有多少?幾個月前在港鐵站的海報不見了,「HA-Go」和「智方便」等大家比較慣用的手機程式也未能連結到「陪我講」。


(二)精神健康服務如何發展?

疫情揭示了香港在精神健康服務的不足。在先進地區,精神健康服務屬多專業的團隊服務。團隊有精神科醫生、精神科護士、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社工,老師當然也擔當重要角色,還有輔導人員。


香港在公立醫院之外,不見跨專業精神健康服務建構。各精神健康服務人員的角色如何界定?彼此之間可有恆常協作模式?我促請政府在發展基層醫療的同時,建立貫穿基層和專科的精神健康服務專業人員建構,讓各專業人員各司其職、攜手合作服務市民。


(三)質素

服務質素取決於多個因素,專業人員的水平是因素之一。由於法律的空白,有人可假冒臨床心理學家為市民提供介入性治療而不犯法。即使治療失敗,市民也投訴無門。即使資歷達標,可通過香港臨床心理學家公會自願註冊。萬一市民向公會投訴,他們大不了便退會,退了也可以繼續自稱臨床心理學家繼續工作。


因此,確保市民得到優質的專業服務,對專業人員的有效監管是不二之選,而最有效監管莫過於法定專業註冊。醫生、護士、職業治療師、社工和教師均以專業註冊嚴格監管,偏偏臨床心理學家和教育心理學家沒有。發展了6年的認可醫療專業註冊計劃還是先導計劃,對市民的保障仍是一紙空言。我促請政府過渡認可醫療專業註冊計劃到法定註冊。


身與心是健康的一體兩面;要提升市民的精神健康,就雙管齊下:提升市民對精神健康的重視,以及滿足服務需求。滿足需求就是讓市民在需要時知所求助,建立完善的精神健康服務架構,善用各色專業人員,並對服務人員的水平與操守作有效監管。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林哲玄|香港的醫療困境:四大解決方向

文:林哲玄 解決市民的醫療困難要多管齊下,盡量善用香港所有醫生服務市民是要點之一,包括提供公共醫療服務。政府要有系統、合理地推進公私營醫療協作,向願意提供公共醫療服務的醫生採購合適的服務,彌補公立醫院容量的不足。作為起步,採購價格應以公立醫院成本作為釐定基礎。 長遠而言,公立醫院以及私人醫療體系也可以是政府採購公共醫療服務的對象。醫管局有個謬誤,指公私營協作要是成功,醫生都要離開了。其實,私家醫生

林哲玄|香港的醫療困境:公私營合作欠彈性

文:林哲玄 輪候公立醫院排期,小病等到危疾,看私家專科醫生又貴,將來,我們都到內地看病嗎?還有其他的辦法嗎?首先合理推動公私營協作策略性採購,香港肩負承擔港人醫療服務的主體責任,不應該卸責周邊城市。個別病種或個案與周邊城市合作當然可以,合作應是雙向的,互惠互利的;其次善用本地資源充分開發人手,如今私人醫生比以往有更多空間和容量提供公共醫療服務,即是透過公私協作,策略性採購提供。 可惜,公私營協作也

林哲玄|開放中醫師權責 須有清晰路線圖

文:林哲玄 政府2023年12月8日向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提交「修訂《輔助醫療業條例》(第359章)立法建議的最新進展」(立法會CB(4)1053/2023(01)號文件),建議容許註冊放射技師和註冊醫務化驗師接受中醫師轉介病人進行診斷造影和醫學化驗,並將在中醫醫院先行先試,繼後按部就班逐步向中醫師開放。 相信局方也必同意診斷造影和醫學化驗須基於幾個原則: 一、以病人為本:以病人的健康利益優先,保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