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跨境遠程醫療——再等等吧!

已更新:2023年2月17日

跨境遠程醫療——再等等吧!

林哲玄

2022年4月11日 橙新聞 - 議事堂


老陳退休後搬到惠州居住,那裏空氣好、地方大、生活指數比香港要低。他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疫情前每3個月回港一次,探親、購物順帶看病。疫情以來,藥物斷供、復診延期。


常住廣東省的港人有40多萬名,當中長者佔16%(1),好像老陳般有醫療需要的不在少數。當然,常住內地人士可以在內地求醫,但不少港人還是希望回港覆診配藥。面對市民的需要,政府有責任回應。


遠程醫療是解決問題的最佳答案:身在內地通過網絡與公立醫院的醫生進行視診,醫生線上處方藥物,病人在所居地配藥或從香港遞送。可惜香港公立醫院沒有相關服務,線上處方和跨境送藥也需要修訂法例。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高永文醫生提案,建議中央就兩地遠程醫療訂定法律框架予以規範。


香港醫務委員會在2019年推出有關遠程醫療的指引,規定醫生在提供遠程醫療時,必須確保自己在病人所在地擁有行醫權(2)。內地的行醫權可以通過《醫師資格考試》考取或由地方政府授予執業資格。疫情讓我們看見發展跨境遠程醫療的迫切性;港府是否可以與內地政府探討,對香港醫生為身處內地港人提供遠程醫療的執業資格寬鬆處理,為港人打開方便之門?


另一方面,希望向內地名醫求診的港人是否又必須千里迢迢、穿州過省?境外醫生通過遠程醫療為港人服務可以嗎?有什麼規定嗎?


醫生註冊條例第28(2)條規定,「任何人並非已註冊、臨時註冊或獲豁免註冊而從事內科或外科執業,即屬犯罪」(3)。法例目的在於保障市民,確保在香港執業的醫生達到高水平以及行為操守合乎醫德。監管是為了市民, 因此不能夠取消。監管要有效,就不能夠因為香港法律鞭長莫及而變成一紙空文,所以兩地政府要建立監管框架,醫生在任何一地行為有違醫德就兩地同時處理。


行醫,不論實體或網上,牽涉的是人民的生命和健康,規管程度可以商榷,但是不可能取消。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在回答議員提問時表示,「透過遠程醫療平台為香港市民提供線上診療服務的內地醫生,由於他們並無到港為病人診治,因此無須申請豁免法定註冊(4)」,恕我不能苟同。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林哲玄|香港的醫療困境:四大解決方向

文:林哲玄 解決市民的醫療困難要多管齊下,盡量善用香港所有醫生服務市民是要點之一,包括提供公共醫療服務。政府要有系統、合理地推進公私營醫療協作,向願意提供公共醫療服務的醫生採購合適的服務,彌補公立醫院容量的不足。作為起步,採購價格應以公立醫院成本作為釐定基礎。 長遠而言,公立醫院以及私人醫療體系也可以是政府採購公共醫療服務的對象。醫管局有個謬誤,指公私營協作要是成功,醫生都要離開了。其實,私家醫生

林哲玄|香港的醫療困境:公私營合作欠彈性

文:林哲玄 輪候公立醫院排期,小病等到危疾,看私家專科醫生又貴,將來,我們都到內地看病嗎?還有其他的辦法嗎?首先合理推動公私營協作策略性採購,香港肩負承擔港人醫療服務的主體責任,不應該卸責周邊城市。個別病種或個案與周邊城市合作當然可以,合作應是雙向的,互惠互利的;其次善用本地資源充分開發人手,如今私人醫生比以往有更多空間和容量提供公共醫療服務,即是透過公私協作,策略性採購提供。 可惜,公私營協作也

林哲玄|開放中醫師權責 須有清晰路線圖

文:林哲玄 政府2023年12月8日向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提交「修訂《輔助醫療業條例》(第359章)立法建議的最新進展」(立法會CB(4)1053/2023(01)號文件),建議容許註冊放射技師和註冊醫務化驗師接受中醫師轉介病人進行診斷造影和醫學化驗,並將在中醫醫院先行先試,繼後按部就班逐步向中醫師開放。 相信局方也必同意診斷造影和醫學化驗須基於幾個原則: 一、以病人為本:以病人的健康利益優先,保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