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立法會會議《2022年撥款條例草案》二讀議案

立法會會議

2022年4月28日星期四


《2022年撥款條例草案》二讀議案


林哲玄議員:

主席,我發言支持《2022年撥款條例草案》。


在財政預算案(“預算案”)之中,牽涉到醫療衞生的有幾個方面。第一,抗擊疫情;第二,推動生命健康科技;第三,人才培訓。預算案可謂涵蓋面闊,視野也是長遠的。但是,隨着疫情的發展,我們發現醫療衞生體系有多個地方需要具體的推展,而預算案是沒有着墨的。


第一,是社區醫療網絡的鋪墊。當然,政府有一份基層醫療發展藍圖放在桌上,但還未提出來諮詢。這會牽涉很大的轉變。要為我們社區設立新的醫療體系,屆時我們要投放多少錢呢?似乎我們連路線圖都未有,預算案對此也未有着墨。


我們心目中的社區網絡,除了現在主要由家庭醫生提供的服務,有中醫師、普通科門診和母嬰健康院外,其實還需要各行各業的醫療衞生專業發展,譬如臨床藥劑師、物理治療師或心理學家人員等。這方面的發展在在需要投入資源。


另一方面,隨着疫情我們都看到,中醫藥在抗擊新冠病毒病方面有很大好處。過去多年,我們都表示中西醫要協同發展,現在正正揭示到,我們有更大能力和需要發展中西醫平衡的協作。過去多年,在少數的公立醫院裏的確有中醫師等候轉介往幫助譬如接受康復治療的病人,但卻欠缺積極主動在病房和西醫一起照顧病人、處方或提供治療的服務。


既然我們說要中西醫平衡和協同發展,當局是否要重新思考是否要在醫管局的體系內增加新的編制,讓部分中醫師能夠在例如中風康復治療、痛症等範疇做更多工作呢?如果是的話,錢從何來呢?


第三方面,我們所說的社區醫療有否線上醫療呢?也是疫情令大家看到,原來香港的線上醫療或遠程醫療發展非常落後。現在的確有部分醫院和醫療集團發展自己的線上醫療,但這是封閉式的系統,是他們自己的系統。整個社區需要的,是每名市民都能夠享用線上醫療,我們要令每一位醫療人員,包括醫生、中醫師、藥劑師等都可以在線上提供服務。


一提到此事,就牽涉隱私的問題、身份認證的問題。當然,我們有線上處方的問題,這是法律上的問題,要修訂條例才可以在線上處方藥物。在共用病歷方面,現在我們有醫健通,但如何進一步發展呢?似乎這方面也是沒有着墨的。整個線上醫療系統要有公開的原則,這亦需要政府投入資源,在法例上作出修訂,甚至可能要制訂架構做這些工作。預算案同樣未有在這方面着墨。


隨着人口老化,我們將面對不少慢性和非傳染性疾病。將這些人士,尤其是穩定個案轉回社區治療,這是必然之選。再者,患慢性疾病的也不一定是長者。在慢性疾病年輕化的時候,對於不少比較基層的人士,如果要求他們在公立醫院求診,是沒有問題的,因為公立醫院有資助,但當他們返回社區的時候便糟糕了,要自掏腰包,因此他們多會選擇返回公立醫院向專科門診求診,這便會“迫爆”已經很滿的專科門診。當局是否應該考慮設立一種長期疾病或慢性疾病醫療券,供我們的基層市民——患有慢性疾病的基層市民——使用呢?這方面也未有着墨。


最後一點,就是“煙仔”的問題。對的,香港的控煙成效似乎不錯,我們大概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吸煙,但如果這個Chamber坐滿100人,當中有10人吸煙,我相信大家都會很難受,亦會百分之一百成為二手煙民,因此我們看到有進一步加強控煙措施的需要。實際上,過去一年的吸煙人口有輕微反彈,我們都相當擔心。全世界的研究都證明,增加煙稅是最有效的方法,令市民放棄吸煙,但今年——不止今年——是好幾年也看不到有加煙稅的措施。在這方面,我是失望的。


主席,我支持今次的《條例草案》。我謹此陳辭。多謝。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立法會會議‘訂立“平安三寶” ’質詢

立法會會議 2023年6月28日星期三 ‘訂立“平安三寶” ’質詢 林哲玄議員: 多謝主席。據我理解,有關持續授權書和預設醫療指示的法例暫時尚未通過,但將來在通過後需由醫生替病人或市民進行評估。有關持續授權書的評估屬行為能力評估,而在預設醫療指示方面,似乎是要向該名人士解釋,如果他不接受維生協助會有甚麼後果。 我只想詢問,將來就預設醫療指示立法後,政府方面有否計劃強調醫生的工作是解釋病人接受或不接

“積極推動中醫發展,紓緩醫療系統壓力”議案

立法會會議 2023年6月14日星期三 “積極推動中醫發展,紓緩醫療系統壓力”議案 林哲玄議員: 主席,我很多謝陳永光議員提出的“積極推動中醫發展,紓緩醫療系統壓力”議案。 醫術分為中醫、西醫、脊醫,內地還有藏醫、回醫;世界之大、醫術之多,如星羅棋布;醫術分門派,但病人還是病人。當中醫師勸誡病人不要看西醫、又或西醫警告病人別同時用中藥時,病人無所適從之餘,往往瞞着一頭看兩邊。這無疑是要病人承擔了中

立法會會議“打擊售賣未完稅香煙活動”質詢

立法會會議 2023年5月31日星期三 “打擊售賣未完稅香煙活動”質詢 林哲玄議員首次发言: 多謝主席。據悉,新加坡每支完稅香煙和每個煙包都會印有一個二維碼標籤以作識別,而澳洲於2012年已就所有合法出售的傳統香煙的包裝採用標準化的平素包裝(plain packaging),以資識別。請問政府會否參考相關做法,令私煙無所遁形呢?多謝。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 議員剛才的補充質詢可謂一語中的。多個地

Comments


bottom of page